螢幕快照 2016-09-06 下午9.20.41

採訪在八月初進行,那時Bii尚未對媒體說出他被診斷出輕度憂鬱症:「Bii最近一直睡不好,昨天睡覺前有吃了藥,他有點不習慣,說現在頭還是昏昏的」開始前經紀人這樣說,和先前見到Bii的樣子的確有點不同,上回訪問Bii是在樂人拍攝現場,那時的他相對有活力些、言談間的動作和表情也多一些,但這不是說Bii不敬業,他還是相當有耐心、敬業的進行了攝影和訪問的部分,只是當進行到一段落休息時,就會看見Bii靜靜的坐著似乎在思考著一些事情或身體有些不適,那真會讓人有些不捨。

文字 \ 採訪:傑米鹿
攝影:TODAYTODAY

這次的訪問時間較長除了專輯和七月份的演唱會,也聊到比較多深入的想法部分,這也確實改變了我對Bii的印象,尤其是他當說:「自己有時會突然覺得沒有目標」、「會懊悔浪費了一整天的時間」。或許很多人都會認為Bii只不過是個一路順遂,有著出眾外貌的偶像,的確我在多年前也是這樣認為,但近年逐步對他有了更多認識、他的音樂、認真,也了解到了當他不是台上的那個Bii,下了台後的他,其實也和你我沒有太大的分別,一樣會對未來感到擔憂、也想存錢買個房子,也會對自己有著迷惘,「在台上我從來沒有假裝過」畢書盡說,希望這份專訪,能讓你更了解Bii,除了音樂和演唱會,也了解當他下來台作為和你我一樣的平常人那一面。

 

演唱會部分

影棚攝影-128

傑米鹿:「先從7月大獲好評的演唱會開始聊起,聽說真的非常精彩。當有有沒有哪一段是讓你自己非常印象深刻,到今天都還是忘不了的?」

脫衣服啊。我脫衣服前一直在講話,但聲音都被觀眾的「脫掉!脫掉!」蓋住了,從安可開始他們就一直在喊。最後就想說,算了,就脫了。脫完下台,老闆看到我第一句話就說:「你在這場脫了小巨蛋要脫什麼」,我想想也是,這原本不在計畫裡面,經紀人也不知道,是我自己臨時決定這樣做的(笑)。

傑米鹿:「演唱會的表現,你給自己打幾分?有沒有什麼段落是你希望嘗試的但最後沒有在演唱會上呈現的?或是希望能做到更好的地方?」

85-90分,還有進步的空間,當然這場演唱會的內容,有些是熟練的、有些是以前沒有挑戰過這次要嘗試的。這次我對自己要求很多,我會自己定練習的量,比方一個禮拜至少要練習三次,一練就三個小時。就算老師們的時間沒辦法,我還是堅持想練,只要有一位老師可以,我就練習。我會以「練得像我自己的東西」為目標去努力,不管是舞蹈或音樂的部分。當然體力的部分也還要再加強,最近很多朋友跟我說羅志祥前輩在演唱會的表現很厲害,整場唱跳,但能到後段也能臉不紅氣不喘的體力和穩定度,這是值得後輩學習的。

從發行專輯的同時,就開始準備這場演唱會,這是我第一次要求老闆讓我也能參與演唱會的準備會議、演出內容、歌曲安排等等,選歌當然是我自己安排,也謝謝老闆同意。這場演唱會,讓我從完全不懂演唱會的流程,到能對演唱會提出想法,讓自己能往一個更好的目標去做,這讓我覺得很值得,當然也了解到,要做好一場演唱會不容易,而且好多人要幫我扛責任。

我也想每場演唱會都要求完美,但我和老闆都知道不可能每一次演出都是完美的,因為我們是人、不是機器,也有感情和瞬間誕生的靈感,或是表演出錯所產生的打擊、臨時狀況,最大的收穫,是學習到自己要有一個平常心,去面對所有的事情,現在知道穩定就好,穩定最重要。

 

傑米鹿:「有沒有一開始想呈現但後來沒做到的部分?」 有啊,六塊肌(笑)。

傑米鹿:「演唱會結束後,在心態上是否有什麼變化或改變?」 我第一次比較中型的演唱會是在馬來西亞。那場結束我其實有哭,原因是演唱會結束時的遺憾,覺得自己演出不夠好,擔心粉絲家人們會怎麼去看待剛剛的失誤?還參雜許多當下的感覺,所以就哭了。那場唯一的破音我還記得,是〈流星飛過〉那首歌的高音。我會覺得這是不是表示我的歌序、體力、或我的穩定度沒有處理好,對老闆、公司、粉絲家人都抱歉,所以眼淚就流出來了。但老闆說:「演出不可能有完美,下次記得不要害怕。」所以這場演唱會來說,對我最大的不同或收穫可能是,我開始能開心的玩、開心的唱、去享受這一切、去表達我這幾個月所準備的成果,在這次的演唱會上,遺憾有變少,大多是滿意、滿足的。

AM9A9578

傑米鹿:「聊聊演唱會後到現在的生活,在忙些什麼?」

有時候在台灣把自己逼的太緊,可能是為了明天很煩惱,或為了過去很煩惱,反而在當下沒辦法專心在眼前的事情上。或者有時候,我自己會突然覺得沒有目標、沒有一個讓我努力衝刺的方向,這在這段時間讓我困擾,尤其是當我自己在家休息的時候。我在家常常會做一些和工作沒有太多相關的事情,以為只是做一下,但一回神就發現自己已經花了好多好多時間,接著到了該睡覺的時候我躺在床上,自己就會開始懊悔,問自己為什麼要把一天的時間浪費在這些事情上面?為什麼要浪費自己的時間?接著就會開始後悔,後悔到睡不著,最近常會這樣子。

 

專輯部分

傑米鹿:「回到專輯《I’m Bii TO THE DOUBLE i》這次無論在專輯曲風、唱腔、甚至MV、製作等各方面都有非常大的突破,聊聊專輯的製作過程?」

這是我的好兄弟、好朋友,陳又齊,第一次擔任我專輯的製作人。他在公司三四年了,是我創作上的好夥伴,聽說他要當這張製作人的時候我很開心,因為我們一起錄了很多Demo,錄製的時候就已經溝通好很多很多的想法,無論是畫面、歌詞等,每首歌都有了很清楚的方向,所以我們在很有默契的狀況下錄了這張專輯。

我很開心,雖然專輯裡有很多不同的曲風,但又齊始終都知道他正在製作的是「畢書盡」這個歌手的專輯,他非常知道怎麼樣讓「畢書盡」這個歌手放鬆、聲音在什麼位置最好聽。錄這張很快就錄完了,沒有什麼太大的困難,主要是……老闆沒有什麼參與(笑)。老闆沒有來錄音室聽配唱,但成果他很滿意啦。另外是因為,我這次跟又齊有偷偷準備好對付老闆的方法,比方我們都一次先錄完6個版本,先給老闆聽3個,老闆就會說不然你們再去錄一天看看,但隔天給老闆的那新的3 個其實是我們早就錄好的(笑),又齊也會看我狀況好的時候多錄幾個。

這張也用了蠻多one take的方式錄音,是之前都沒有試過的錄音方式,在短短的三分鐘四分鐘,我可以完全投入在這首歌裡面,就算唱的時候感情太多或太淡,我都盡量試著唱完,我知道這樣錄完會是蠻不一樣的感覺,所以才有〈Catch your double eye〉、〈38〉、〈遺忘無盡〉這些不同類型的音樂。

影棚攝影-097

傑米鹿:「這是張大突破的專輯,但Bii自己是是否覺得這張專輯中還有哪些事情沒做到,未來想再更加強的部分?」

我不會說這張專輯多好,多優秀,但覺得大家喜歡,我心裡真的感謝。未來EDM的東西想再做的有結構一點,能有再市場化一點的歌,我的意思是可能像是玖壹壹、八三夭他們的歌,可以讓很多人都想去KTV唱、大家都會唱路上都會播,或者能做到像GD的歌,音樂的水準很高、很難唱、很難模仿,也因此大家把他設定成一個偶像去崇拜,無論在市場上或是音樂界中都很受肯定,這也是我希望能做到的,總之我的目標是想成為國民歌手,希望我的歌可以再更有影響力。

傑米鹿:「在粉絲前面你都是很溫暖的,開心的,但當你下台的時候就會比較安靜、憂鬱、話不多的,你是不是覺得你應該要為了你的粉絲,喜歡你的人,為他們努力表現開心,來鼓勵他們或給他們快樂,或是當你站上台見到粉絲,就自然是那個溫暖的樣子?」

我心裡一直有「把粉絲當家人」的想法和態度。但你剛剛說我對他們很溫暖,其實有時候不一定,他們有時候給我負面情緒的時候,我也會丟回去,但無論如何,最後我還是會給他們正確、正面的想法。但當下,我也是人,我沒辦法接受你們所有的負面情緒,也許是我等等表演的時候、或接下來一整天,我都會被那件不開心的事影響。大家也看過我很多臭臉,可能大家當下不知道,但我後面會解釋,他們知道後,還是會用facebook私訊我跟我說對不起。這是一個很像家人的對話和生活我覺得,跟我家一樣啦。

也許歌迷們跟我的活動,到現場看我一眼、拍照、也許是想要握手、拍獨照之類的,我心裡當然是覺得只要能做,我就做到所有,到你們每個人都滿足為止。但有時候是場地有限制,你們暴動的話,他們也沒辦處理,很多狀況和以前不一樣了,可能3 、4年前就認識的粉絲家人會懂,好比「現在來的人很多了,Bii可能有些以前能做到的事情現在沒辦法做」,他們有些人現在也會跟我表達說大家的安全和Bii的安全比較重要,很謝謝他們。 在舞台上,我從來沒有假裝過,也不曾對他們有不好的想法,只是我這個人是很容易受到情緒的影響,好比媽媽說她身體哪裡不舒服,我就會整天想這件事情,而且是很負面的。其實我也蠻討厭我這個個性,也是要慢慢改,可能時間會告訴我要怎麼接受這樣的自己,告訴我該怎麼做怎麼接受,能讓自己更好。

傑米鹿:「《I’m Bii TO THE DOUBLE i》多了很多富有節奏感的歌曲,好比〈Catch Your Double Eye〉、〈Funky boy〉、〈愛戀魔法〉、〈Maybe Baby〉,這是你本人希望嘗試的曲風嗎?你如何詮釋它們?」

這次專輯試了蠻多以前沒試過的音樂類型,我以前會比較有框架把自己匡著,因為我想唱比較多pop-rock的東西,但現在知道,作為歌手嘛,總是要嘗試一些不一樣的,不管喜歡不喜歡,都是要去唱了才知道,才知道市場喜不喜歡、觀眾、歌迷愛不愛。

〈Funky Boy〉是陳彥允的創作,當初老闆給我聽我的反應是「寫那麼好怎麼不自己唱?」,但彥允說本來就是要寫給我的,我就說好,但心裡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唱好。後來錄音的時候,又齊想說能不能找彥允一起製作,但後來檔期不行,但還好錄得順利,但唱的時候參考蠻多彥允平常私底下唱歌的方式跟很鬧的表情、調皮的表情來唱。

每張專輯都有不一樣的嘗試,像〈Catch Your Double Eye〉就是我跟又齊一直都想要試的,有電音、EDM的東西,那剛好也在錄音的過程中他寫出來,也給我要寫韓文Rap的橋段。剛開始那的dance-dance-dance~wow的設計就是要給觀眾high的感覺。

未命名 (1 - 1)

傑米鹿:「那你在唱的時候就知道“我有電很危險”這句歌詞是什麼意思嗎?我當初聽到這句歌詞就很印象深刻,我覺得一般人說這句話就很鬧、但你把他唱的很認真,另一方面也是夠資格唱這樣的詞,我就覺得有種“好吧我接受”的感覺。」

Bii:「我知道歌詞的意思,有時候要簡單接受很多訊息,才……舒服啦(笑)。」

傑米鹿:「請和我們分享〈都是你害的〉這首歌的故事,我身邊很多朋友都相當喜歡這首歌。」

是想我的家人,某一個家人,想著他寫的,當初只是想自己唱爽而已,唱的時候會想到關於他的畫面,後來又齊說老闆很喜歡這首,就填詞、曲也寫的完整一點,就成了這首歌。很多我的創作都是來自家人,或者回想自己經過的事情,才寫出來的,這首是One Take錄製出來的,感情沒有斷過的處理方式。

AM9A9637

傑米鹿:「接下來的安排或計畫?」

還是以小巨蛋演唱會為目標邁進,希望能拍一部電影,感受拍電影的感覺。

傑米鹿:「想嘗試什麼樣的電影類型或角色?」

懸疑片。無論是演兇手或是任何角色,只要主題對了都可以。希望拍出來的成果可以給大家「原來是這樣」的感覺,這感覺可能是「原來這地方有不安全的死角」或是「看不到的地方會遇到這種事情」,希望大家能在生活中更小心。有機會的話也想挑戰看看跳出大家想像的角色……如果有機會演神經分裂的角色感覺也很不錯。  

傑米鹿:「若不談工作上的事情,你對自己的計劃或期待是什麼?」

我今年27歲,我現在才想給自己訂一個目標,可能是40歲前,擁有自己的家、沒有貸款的狀況下,也把媽媽帶過來,媽媽今年有說希望再過幾年可以來和我一起住(鹿:你怎麼這麼實際啊!)。

影棚攝影-068

傑米鹿「最後想問Bii,若是照你說的,Bii現在無論是在工作上或自己的狀況上都有些對自我的疑惑,那現階段促使你繼續做音樂、表演,做為一個藝人繼續前進下去的動力是什麼?」

常常在想,我到底喜不喜歡這份工作、適不適合這份工作,這是疑問。負面的想法是「不做這個你要做什麼?」正面是:「啊你還是喜歡唱歌啊?」最大動力還是身邊每個想要鼓勵我的人,想要看我有更好表現的人、看到我進步的人,公司同事、歌迷、家人、親家人,是最大的動力。

影棚攝影-143 (日後還有傑米鹿和Bii的唇語遊戲喔)

 

 

 

 

關於作者:傑米鹿,本名李文豪,音樂部落格「傑米鹿的音樂與行銷」經營者。文章散見於各潮流網站音樂專欄、Yahoo、 KKBOX 雜誌、men's uno,曾採訪張學友、陳奕迅、李榮浩等歌手,現任PressPlay行銷經理。 粉絲團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JamieDeer.music Youtube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user/jamiedeermusic

 


 

  

傑米鹿的Youtube頻道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/jamiedeermusic 

螢幕快照 2016-01-27 下午7.32.52  

  instagram  傑米鹿的IG: http://instagram.com/haohaogoodman  

 謝謝你的閱讀,我是傑米鹿,若是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到我粉絲團看看按讚喔! 

如果你覺得這篇介紹還不賴,或許你能按一下下面的讚,就可以追蹤我的粉絲團了!傑米鹿的粉絲團每天都會發佈最新的音樂資訊/評論/活動

 

  

 

(這是我的臉書,歡迎加 好友或訂閱追蹤喔)

 

傑米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