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xresdefault.jpg  

田馥甄作為第一個脫離S.H.E單飛出輯的成員,其成果無疑是成功的,甚至可以說近10年來從偶像團體單飛出專輯的人,從來沒有一個人像他一樣的成功。被完全解放的聲線,成功的企劃方向、定位、形象創作,高水準的專輯製作品質,的確能符合華研當初打出來的slogan:「有史以來最強的新人」,無誤。(本文原刊於S.H.E紀念特刊 第二期2013.09)

田馥甄單飛後可否在音樂上成為「田馥甄」而非「S.H.E」?

Felicia(有朋友)問了我一個很棒的問題,他說:「你覺得以田馥甄單飛後的表現,田馥甄能否憑「田馥甄」三個字而非S.H.E站穩陣腳?甚至更上一層樓?」這絕對是沒問題的,說真的S.H.E現在的情況有點複雜,Selina那把不幸的火甚至有點拯救(真的對不起我選了這個詞)S.H.E在音樂企劃上的窘境。自《不想長大》搏完身為少女團體後的最後一搏後,無論是《PLAY》、《我的電臺FM S.H.E‎‎》、《SHERO》專輯都有些差強人意,說要走電音舞曲偶像路線嘛,好像也不是,要繼續高唱SHERO與女性主權、姊妹情好像是一招,但又覺得少了什麼。而田馥甄的單飛,更像是擺脫了S.H.E這個團體的包袱,得以自由自在的嘗試更多的可能,彈性更大了,簡單來說。而田馥甄已經取得的成果也不需我多做解釋,畢竟在短短的幾年間就可以連出三張專輯了(包括預計年底推出的那張),如果這都不算站穩陣腳,我想很多歌手都要跌倒了。

 

   

↑田馥甄:請給我好一點的情敵

 

其實,若把上個問題「反過來問」會有個更有趣的問法:「田馥甄單飛站穩腳步後,是否能替S.H.E的音樂開創新局面?」我想這樣子反問會更符合現況。這個可能性從上張專輯《花又開好了》來看,的確是存在的。《花又開好了》骨子裡提卻四處的瀰漫著微微一股獨立音樂的味道,不太明顯,但的確是有給人這種感覺。這樣並沒有不好,成員單飛後尋求一些養分,回來報效給團體是極為合理的(笑)。

我原本以為會這樣子帶給S.H.E養分的人,其實是Ella。在有ㄧ個部分我想這樣講,但不知道會不會被殺死後,我覺得Ella 結婚太早了有點可惜,否則以他的形象在S.H.E裡是最適合走瑪丹娜那種高唱女權、女性主義女強人的路線的,你從〈壞女孩〉可以稍稍看出端倪,Ella是有個可以更ROCK的可能,但結婚了好像就不適合這樣子做了,除非老公願意當小男人!?

 

 f04da22e68c10fcd27cd34.jpg  

(田馥甄第二張專輯《My Love》 封面)

 

單飛後的驚喜與失望

田馥甄單飛後的驚喜當然就是能更專心細膩的去聽她的聲音,中低音的部份得到了很理想的發揮,一些細膩的咬字、特色也能有更大空間的展現,我由其欣賞有點古怪有點神經質的那一塊,尤其是〈你太猖狂〉裡頭那句:「對心事說謊/把你想到多麼的不堪/偉大的你還想我怎樣」裡頭的氣音、轉折、態度,聽來真是......過癮。

至於失望,沒有這種東西,或許是專輯內頁照片拍的不夠多吧哈哈哈哈。

 

 

更多內容請見下頁

 

 

第1頁|全文共2頁

傑米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